陈冠希NFT战绩全线崩塌?狂赚3800万,粉丝人均亏2000块?

陈冠希NFT战绩全线崩塌?狂赚3800万,粉丝人均亏2000块? 原创 潮人 潮人 潮人 微信号 swagdo…


陈冠希NFT战绩全线崩塌?狂赚3800万,粉丝人均亏2000块?



潮人



潮人


2022-04-25 22:38

于艺术本身而言,NFT像是一种捷径,更像是一种玩笑。
 
在没有NFT的时代,艺术的门槛高到遥不可及,艺术家们十年如一日地雕琢作品,熏陶历练间培养出自我的风格与语言,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挤向画廊、展览、限定活动,以时间为代价得到青睐。
 
直到拥有足够的才华,同时资本垂青,艺术家才有望更上一层至高殿堂,在二级市场里谱写出七八位数级别的交易神话,完成孵化,整个环节环环相扣,一步一登天,缺一不可。
 

NFT无限地压缩了这个过程,艺术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低门槛与高传播性,某种意义上,元宇宙及其衍生产品NFT的出现改写了市场法则,那些传统消费领域的品牌、投资机构、意见领袖们敏锐也毒辣,毫不吝啬热情,纷纷下场开始了崭新的营销模式。
 

时代孕育神话,NFT无疑就是疫情叠加Web 3.0时期的产物,得天独厚。
 

对应着欧美市场的如火如荼,亚洲乃至中国原生IP也不甘示弱:
 
以一众意见领袖推广NFT这一形式为切入点,例如周董入手的BAYC无聊猿猴头像、余文乐入手的Cryptopunk像素系列,以此铺垫足够高的大众普及度后,他们也不满足于继续为他人“带货”,而是自我研发、重玩这个潮流游戏。

其中,陈冠希算得上是最为杀伐果断的那一个,从始至终他都被看做“不跟风潮流,自己亦是潮流本身”的代名词,而将其作为一个样本分析,便能大致一窥现今NFT的机遇与困局。

EDC先行成立了平台2426C,开发一系列虚拟艺术产品,首轮产品RED NVLPE系列包括Dr.Woo、Heart NFT x Emotionally Unavailable、XIN YU、James Fauntleroy、CLOT、EDC x EGRA、Objective Collectibles以及Sandra Jockus在内的8个艺术单位,总计8888件艺术作品。
 

在传统艺术收藏领域,陈冠希俨然并非新手,所以入场时分他态度坚定端正,深知之于NFT艺术,NFT是形式,重点在于艺术本身。

以及挖掘了不同类型但均可圈可点的艺术家助力,着眼于截然不同的艺术组合形式,扬言自己的目标是“NFT领域的高古轩”。
 

经手过毕加索、蒙德里安、安迪·沃霍尔的高古轩,被称为艺术界的纳斯达克先生——寓意着他即是一个交换系统,制定了价格与法则,大众能得知,陈冠希的野心很大,别人兴许是玩票性质,跟风装潮流,盆满钵满之余徒增一个身份头衔,但EDC一如既往很认真。
 

事实是,他的确很认真,从2426C初次发行以来,他前后分别亲自发布视频教程、妻女出镜宣传、点名其他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们帮忙站台带货、甚至还赋予个别NFT持有者特殊权限赋能——终身拥有Clot x Nike鞋款等,可谓不遗余力。
 

过程绚烂,结局惨淡,2月份2426C发行的NFT,以0.1888ETH发售,加上手续费约为4724元人民币,8888个作品为EDC带来将近3800万元收入,而其中最火的EDC x EGRA,即以自己为原型设计的荆棘产品,兼具流行度与视觉效果,目前已经跌穿发行价,最低触及0.108ETH,约为2012元人民币。
 

也就是说,入场投资者人均亏损了2162元,甚至,另外七位艺术家的作品中甚至有跌到0.03ETH的情况(约为558元人民币),门可罗雀,无人问津。
 

无论怎么看,跟“NFT领域的高古轩”都相差甚远。
 

捷径体现出来了,凑齐这几位艺术家放在往日兴许是一个漫长的企划,中间消耗的物质与人力成本也难以计算,而在NFT形式下,一切都变得很轻松,也变得黑色幽默意味十足,微信群里活跃着“转账三百块”的陈冠希拿走的是三千万,留下的是质疑、潮流信仰崩塌以及全球瞩目的笑话。
 

实际上,陈冠希只是一个最极端的个例,他自带的品牌价值与影响力无疑先锋,尚且折戟沉沙至此,大多数国产NFT都在面临一样的困局,周董的Phanta Bear、余文乐的ZOMBIE都可谓差强人意,而知名IP如冷兔、阿狸等也先后遭到群嘲。
 

归根结底,国产NFT的问题逃不开以下几个基础:技术漏洞、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的宣发、不成体系的运营方法等,无疑让自身在欧美庞大的NFT市场前,如同牙牙学语的婴儿般脆弱。
 
一个成功的NFT抓住大众的时候,究竟抓住的是什么?
 
由元宇宙里诞生的这一形式,毋庸置疑地代表着大众对于Web 3.0时代环境的认同感,我们向往着在未来技术成熟的某一天,成为加密世界中的数字原住民,再也没有种族、财富、社会地位等现实意义上的差异。
 

拥有同一款NFT,带来的优秀叙事与背景共识,最后打造出“社区感”,例如BAYC无聊猿猴,叙述的是一群因加密货币致富、又不可避免陷入无聊的猿猴组建了俱乐部,映射出现实世界中普通人因加密货币而迅速暴富的现状,代表的是一种原生的时代文化。
 
在Web 3.0“去中心化”的理念与社区的平等属性中,我们用最简单的形式——一个头像为例子,与特定的社区成员间寻找共鸣,同时沉迷于一个人为附加的宽阔叙事,更进一步打造出身临其境的享受感。
 

无独有偶,不仅国产NFT困兽犹斗,元宇宙源头的欧美市场也在沸沸扬扬讨论“NFT是否已经熄火”——2021年3月,时任推特CEO的联合创始人Jack Dorsey出售了一个2020年12月铸造的NFT,内容是其于2006年发布的世界上第一条推文。
 

随后,加密货币创业家Sina Estavi以29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,这一天价为当时整个NFT形式赢来了爆炸式的流量关注,这条NFT推文也被称为“数字时代的蒙娜丽莎”,间接促成了整个市场一路水涨船高。
 
而今年的4月7日,Sina在OpenSea平台商标价4800万美元意图出售,首轮报价期结束后总计收到7个投标,最低为0.0019ETH(约为5.8美金),最高为0.09ETH(约为277美金)。
 
从290万美金到277美金,看似是一场神话的偃旗息鼓,背后却是市场的真正觉醒:NFT带来的噱头已经骗不过大众,纵使对象是“世界上第一条推文”这种重量级营销单位,人们开始关心NFT带来真正的价值主张,即“我买到它,除了它本身我还得到了什么”。
 

“拥有一双球鞋会让我找到志同道合的玩家,拥有一件潮玩会让我遇见品味相同的另一半,而拥有一个NFT,一样会给予我更多的社交资本”。
 
归属感,共同愿景,自发地为所属的群体发言表态,最终合并为一种宏观意义上的“文化”——这才是在任何一个时代,在大众心里都不会过时犯错的同一法则。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














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软粉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rfff.net/p/4786.html

作者: HUI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